南山雾

【鸣佐】亡命之徒(短篇,意识流,佐助第二人称)

亡命之徒

一、
〈1〉
天色一件渐渐的暗下来了,半空中又几只孤单的归鸟,一只一只从深蓝至黑的空中飞过去。
至少它们有家。
你想。
〈2〉
这不是你第一次感叹自己的一无所有。
你已经老了。白花花的头发,就像你曾经在远方看过的万年积雪。白色随着岁月沉淀下来了。
你已经老的不愿意多说一句话了,即使你年轻时话也是那样少。
你不愿意出门,倒不是害怕触景生情,而是不愿意碰上还活着的那些人们。那些和你一样的,衰老了的人们。
你嗤笑一声,想,岁月把你变成了什么人。
你坐在你荒芜的院子里,这是空无一人的一大片区域,随着多年前某一人的屠杀变得死寂。你时常听得见亡魂的嚎哭。不是在这里。是在你的梦里。
你曾经想过赎罪。你四处奔波,为了村子,又开始漂泊。
冬天的风吹过你的斗篷。
你就这样在外面,为了村子奋斗着。
这时候你以为你明白自己需要干什么了。可是有一个人突然找到你了。
看到他的一瞬间你发现自己居然有些躲着他,却又为他的出现感到欣喜。
“你来干什么。”你问。
他不说话,摇摇头,站在那儿不动。
你看着他的眼睛。那双眼睛依然坚定,是你喜欢的样子。
什么……喜欢?
你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到了。
“喂。”你说。
那个人突然就笑了。
他朝你张开双臂。
“佐助。”
他说。
〈3〉
你呼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发现自己在一家小旅馆里。破旧的墙面似乎在不断剥落,侧耳能听到水滴滴落。
安静地有些过头了。你想,其实我也相当害怕寂静呢。
从某一个本应该平平常常的日子开始,你的世界失去声音了。
你变得什么也听不到,你害怕地大喊,在一片漆黑里四处奔跑。
但是突然你听到了什么声音。
听清楚了,有人在拍墙。
这时候你发现自己被困在什么地方。那里一片漆黑,那里寸草不生,那里没有生命,那里只有一个孤单哭泣的你。
你有些害怕了,你躲开他了。
但是当你以为世界只是黑暗的时候,他为你打开了灯,告诉你,外面的世界依然是光明的。他张开双手,笑了。你被那光刺地流出了泪来。
好吧,那你就跟他走吧。
〈4〉
可你忘记了向他要一个承诺。
你从来没有。
〈5〉
你还在看着天空。
这时它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
没有力气再想下去啦,你坐在长廊上,晚饭带着草木的气息拂过来。
果然回忆这样的东西,就算什么都不去想也会想起来啊。
明天再说吧,你想。老人家的思维真是混乱啊。

〈写的有些乱_(:з」∠)_,真是抱歉啊。
本文只有鸣佐一对cp,结局与原著有出入。慎重。〉

【鸣佐】b站上一个超级赞的视频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41170
永远的幸福论者
对彼此的爱和被彼此的爱充斥这,于是我们成为了永远的幸福论者。
我爱你你也爱我,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不过如此了。
当你我老了,面对彼此是温柔一笑。
趁你我还年轻,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。

喜欢鸣佐有两三年啦,其实也不算久,加之我的家乡是在一个偏远的小镇,只能眼红大城市的朋友们办漫展啊,NSO啊。
说来也是写过鸣佐的文的,想了想自己学艺不精,还是没放出来。
就算占个tag吧 希望看到的大家多多海涵,毕竟自己喜欢了什么,也不想一点儿痕迹也没有。
看着鸣佐的人数也一天天多起来,觉得真是太好啦。|ω・)